天涯一别两难忘我要为一些已经离别和正在离别的人写些东西,尽管我的文字是那么的脆弱和无力.因为,既然我们有过很多美丽的过往,就不要再辛苦地去忘记一个人.如果是,我们还能不能再一次触及云端的神剑圣地吗?

我站在一片悬崖的边缘上,天际那边是不断滚动的云,耳边响起的是脚下起伏的浪拍打悬崖的声音.一声一声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.背后那把纯阳剑还残留着曾经沧海的寒光.

十八年前,我有一个名字叫李逍遥.我还有一个痴心无悔的月如妹子,一个清秀绝伦的灵儿.我在梦中听见月如说:李大哥,我娘想见见你,我带你去见她好不好?我对她说:月如我好累,下回再去吧!结果,我醒来时,看着被子冰冷地卷了起来,婆婆惋惜的眼神.我知道了,那样一个太极祭石和月如一起走了,永远地埋藏在剑池.我不断地问自己,你是不是很没用?连心爱的月如都保不住.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不能给月如幸福?那怕就是名正言顺地做她的夫君而已.现在月如走了,你该拿什么来凭吊她.你欠她那么多,拿什么去偿还!回望那么多的过往,怀抱婴儿的月如,撑着一把油纸伞在雨中跳望.他是在等着我的归来吗?还是预兆着那个婴儿将有传奇的一生.不是有曲词吗?天路遥,人世远,凝目处沧海桑田.为谁痛苦为谁嬉笑,任光阴凋尽朱颜.哪个出将入相,哪个登仙成佛,到头来或为黄土或为青烟.且与室外垂钓,手有青青竹竿.莫问卿卿何处去,回头看到桃花仙……还有灵儿,为了苗疆大地的幸福,从此与你神人两隔.她是那么一个令人不忍疼爱的女孩子.当我穿越时空,回到过往,在山神庙里看见瘦小的灵儿,她为了保护姥姥,拿雷劈我.那一刻我一下子泪流满面,是因为灵儿的无畏和让人心痛的坚强吗?是外面憨态可拘的自己、娇小的香兰、还是四下寻找我的婶婶?我不断地问自己,李逍遥啊李逍遥,如果眼前的小丫头知道十几年后将和你有一段千古情缘,她,会不会羞赧得脸红?假如……假如她有什么不测,那么你还会不会有那段"仗剑江湖为红颜"的大侠生涯?我知道自从灵儿在水月宫为一个凡人流下第一颗红泪的时候,我们的不凡命轮开始流转.我曾经在杭州城外的柳树林里就对她发过誓,我说:我李逍遥对天发誓一定不会让灵儿一个人孤苦伶仃.而我真的做到了吗?为了神州大地,为了天下苍生,作为女娲氏嫡系后裔的她义无返顾地选择去同天地抗争时,那副憔悴而依旧灵秀的面容下,是不是有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!

我清楚地记得,离开了灵儿那段日子,不管是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,我都是这么地伤心和难过.她一如我曾经的、现在的生活.她这么真真切切地在我的生活中发生过,我的姥姥,我的菲儿,我最最天真最最幸福的童年.我的梦、我的曾经是如此的凄美和值得回忆.像贾平凹说过:"凋落的曾经那么悠悠地快乐过!"我又说你可以不去想那么多啊!远离那段喧嚣的尘世,忘掉灵儿忘掉月如忘掉李逍遥,一个人好好地生活.

一个人好好地活,这是真的.这么一个美丽的游戏、这么一个将来的黑色人生、这么一个决定你前程的一年,我都必须时刻保持最佳的精神来面对每一个突如其来的怪物、每一个复杂的问题和繁杂的习题.如果说从我降落这个世间到现在都是一段相聚,那么现在就该作别了。

安妮说过:告别没有错,生命的本身就是一次告别.

我最喜欢的作家说过: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.

而爱过、伤害过,然后可以离别和遗忘.我不知道这些朴实的语句是否偏离了主题,但是她们能够填满我内心深处的空虚与寂寞.这是我能够感知的.

这个白衣飘飘的年代/一些事一些人/提醒我们/从指尖流走/的是岁月/柳丝长玉骢难系/恨不倩疏林住斜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