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惊蛰]秋风 寒风 落叶

青枫回忆:那天师傅牵着我的手,牵着我。到了后山断崖。指着脚下的一片土地,坚定地对我说:征服它。只记得那天,师傅的声音一直在枫中回响,风很冷。像红莲剑一般的锋利。冷悸。那一年我六岁。六岁不屈的眼神和决心。

[四年后]雪 寒冬 冰风

从天山下来的那一刻起,四年中,我杀了无数的人。红莲剑。出鞘必死。仅仅是利用他人的单纯和不设防心理。那一年,江湖开始恐惧一个小孩的出现。那一年,那个小孩十岁,双眼无神。痴呆。停滞。空洞。

[五年后]雪 寒冬 冰风

再次回到家-天山。腰中:红莲剑上血迹未干。再风中,哭嚎。嘶叫。师傅,拍着少年的头,对着一群比我高大的师兄们说,这是你们大师兄。少年微微抬眼,明白师兄们的意思。那时,红莲剑,哭嚎。嘶叫。翌晨,天山一片血红。红如红莲。少年站在师兄的尸体前。无神的双眼。木讷。呆滞。空洞。师傅走过来,说,很好。风很冷,只是红莲剑上的鲜血还在风中吟唱。绝望。

[五年后]天寒 秋风萧瑟 冷

一辆马车,踏着落叶,在急速赶路,路前不远,夕阳拉下长长的身影。一个少年挡在路中央。腰中,血红的剑在呼啸。

接着,只听见马的惨叫声。还有三具没来得及惨叫,就已经闭上眼淌着血的尸体。落叶漫天,乌鸦纷飞,无尽的恐惧淹没了一切声音。

那一天,红莲剑停在一个小女孩脖子上,脖子上是点点红花,血珠沿红莲剑锋坠下。小女孩,左眼角流下一滴泪,滑过脸庞,重重地砸在沾满血迹的剑上。眼神无奈。困惑,口里轻声吐出:哥。那一刻,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光泽。红莲剑,不再出鞘必死。剑,在风中,哭嚎。嘶鸣。

自那以后,江湖被天山统治。“出鞘必死”的红莲剑和少年也消失无音讯……那个少年呢?无人知晓。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在红莲剑下,无神的眼神只留烙在死亡的一刹那。

[四年后]春

一个英俊的少年,一个清秀的女子。御剑飞行。漫天红色蒲公英翩飞。少年挽着女子,穿梭再红色海洋中……

少年双眼有神,坚定。少女,眼中写满幸福。那把剑正是消失的红莲……

[幕后]

女孩:大哥哥,再见。

男孩:再见,小妹妹。

女孩,倚着门痴痴地看着男孩的远处,小牙咬着手一直不放。

男孩,幸福的微笑定格在回眸的一瞬间。